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噠噠噠、噠噠噠……”聲在耳邊盤旋,在空中彌漫。熟悉的背影和嫻熟的動作交織在那臺看似很古董但保存完好的縫紉機上。那針頭一剎一剎,卷起平靜,滑走浮躁,腳底的踏板隨著滾輪的旋轉有條不紊地翻轉著,是母親又在縫紉機前修改衣裳了……
  “這臺縫紉機啊,跟了我有二十多年了,一直沒舍得扔,我每天都要仔細地擦一遍呢。”把布匹往前挪了挪,母親感慨道:“我啊,十八九歲的時候就出來跟著我的師傅學裁縫手藝,街坊鄰居大多數的衣服我都給縫改過呢!”我托著胖乎乎的臉蛋疑惑地問:“那媽你為什么現在不繼續做這一行了啊?你要是做的話,我還能一直穿你做的衣服呢。”母親眉頭緊鎖:“沒辦法啊,現在這行不賺錢啊,只能拿來補補改改了。”我望著那快速跳動的針頭出了神……
  兒時,每到過年過節是我最開心的時候,因為這時就會有新衣裳穿,而我的新衣裳大多數都是我的母親連著幾天坐在縫紉機面前一針一針做出來的。每次穿上身的衣裳都非常合身,這時我總會開心地蹦蹦跳跳,見人就“顯擺”我的花衣裳。母親在我心中就如超人一般,什么都會,什么都做。
  母親是一個滿腹經綸的故事囊,總喜歡給我講她年輕那會兒的故事。“在我十七八歲的時候,我每天早早地去每家收衣服回來補改,有時身上的衣服也是自己做的,慢慢我存了點積蓄,我給自己買了輛新自行車,那個年代啊,同齡人中有輛自行車很稀罕呢,下雨都舍不得騎出去呢……”聽著聽著,我的眼皮開始伴隨著節奏分明的“噠噠噠”聲打架,母親微笑著,偶爾抬頭看看昏昏欲睡的我,想起這些事是多么有趣啊。
  母親結婚時,家中別的都沒帶,而這臺她心中的心頭肉就像嫁妝一樣隨她“嫁”到了我的父親家。多年來,母親最舍不得的就是這臺縫紉機,總能見她望著這臺老虎牌縫紉機出神。這臺縫紉機的機頭和機座上都印著老虎的標志,機頭上寫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制造”,我們就總喊它“老虎牌縫紉機”。直到今天,她的這臺“心頭肉”還被保護得如嶄新的機子一般。這臺縫紉機陪著母親從青澀的青春磕磕絆絆地走到了今天的為人父母,它見證了母親美好的年華,望著它,我心里不由得五味雜陳。滾輪上的劃痕、換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橡皮帶和針頭、用了不知道多少卷的線團,無不像母親的老伙伴,為母親的一生貢獻出它們的成果,為母親聊以祝福。
  如今,在這個迅速發展的時代,電動縫紉機已經替代了老式縫紉機,老式縫紉機幾乎淪落在二手市場中,黯然地度過余生。在那些逝去的舊時光里,老式縫紉機是多少人心頭丟不掉的回憶,是父母年代的情懷。
  母親對那臺老虎牌縫紉機愛得那么深,直至烙在心底,不是華麗的文字能表達,就如安寧美好的縫紉機聲,永遠留在心底。 
       □潘一偉

上一篇:八月的贊歌

下一篇:祖國,我心中的歌

彩票和值大小单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