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又到開學季,對于剛踏入大學校門的大一新生,最先接觸的就是集體“大課”。“可能因為剛從高中刷數學題的生活中走過來,很多人感慨‘怎么又上數學’,覺得沒什么用,當時并不知道所學內容對之后的學習、科研的用處。”剛剛博士畢業,現就職于合肥工業大學汽車與交通工程學院的教師花陽這樣說道。

  教育部出臺的《關于加快建設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能力的意見》明確提出,高等學校要把本科教育放在人才培養的核心地位、教育教學的基礎地位、新時代教育發展的前沿地位。

  記者在采訪過程中了解到,不少專家認為,提高本科階段人才培養質量,本科基礎課是有力抓手。如何促進此類課程提質增效,記者進行了采訪。

  “高數,想說愛你不容易”

  花陽和大多數學生一樣,作為剛剛踏入校門、也許才搞清楚“培養方案”是什么的大學新生,發現第一個學期課表上被安排了幾門占學分很多、一連上好多節的“大課”。他表示,當時自己所學的公共基礎課有大學數學、大學物理、大學化學,還有工程制圖等。不少公共基礎課很多學院都會上,所以常常是大班教學,一個班可能要有140人到150人。

  花陽表示,這類課并不是可以輕易通過的課程。“高等數學對邏輯性要求很高,要真正理解才能做題,所以一開始可能比較吃力,不太好理解,還挺有挑戰性的,所以總體‘掛科率’相對來說還是比較高的,大家都比較擔心這門課,因為期末要通過很嚴格的閉卷考試。”

  難度偏大、內容多、抽象是不少學生對高等數學等本科基礎課的描述。記者注意到,一項對西北地區某知名高校大一、大二理工科專業的部分學生進行的問卷調查顯示,在対高等數學課表示“很感興趣”和“一般”的同學中,有46%、67%的同學表示“上課速度太快,跟不上老師的步伐”,21%、49%的同學認為“內容太過抽象”。不僅如此,和花陽一樣,不少本科學生并不清楚這類課程的“用處”,在前述調查中,雖然有不少學生表示知道學習高等數學的意義在于對學習專業課有幫助或對今后的考研或工作有幫助這兩個方面,但對其究竟可以培養個人哪些素質,很多人卻表示“沒有認知”。

  “基礎課是非常有魅力的”

  花陽說,直到讀到碩士真正接觸科研,自己才深切認識到高等數學等基礎課的作用。“因為大一時只知道要完成學時和考試,拿到學分就可以了。但碩士階段開始從事科研,就需要掌握分析方法,所以經常會涉及數學,比如研究內燃機的噴霧,液滴噴出后的破碎過程就是一個很復雜的數學過程,如果沒有數學基礎,就很難看懂每個公式代表的意思。所以,基礎課是十分有必要開設的,也是非常有魅力的。”

  “基礎課的魅力和難度是對立統一的,由于基礎課知識在一門學科里是具有普適性、概括性的,使得一些學生學習時覺得空洞、抽象,似乎沒有直接用處,在應用學習時也會有較大的難度,但另一方面,它發揮的作用也是具有深層次和隱蔽性的,其難點正是其發揮作用之處。”兩院院士、北京理工大學信息與通信工程學科教授王越分析。

  王越講到,很多作出杰出貢獻的科學家,就是依靠基礎理論,結合工作實踐在相關科研領域作出卓越的貢獻。“例如被譽為‘中國氫彈之父’的于敏院士,他既是‘兩彈一星’功勛獎獲得者,又是最高科技獎獲得者,他的卓越貢獻就是大學本科物理課關于核物理這方面杰出的應用。大家知道,在物理上核能量和核物質之間是個簡單的關系,能量等于核物質質量乘以光速的平方,核發電、核動力都是這個公式,核武器也是這個公式。但就是這個簡單的公式,使于敏意識到氫彈是一種聚變,是核材料的高速壓縮,原子彈是裂變,二者在公式上是統一的,這就體現了學科基本規律深層次、隱蔽性的作用,有待人們挖掘。”

  花陽也認為,高等數學對人的邏輯思維養成有很大的作用,而且本科的數學課也為自己在碩士研究生期間的數值分析課、博士研究生期間的偏微分方程數值解法等后續課程打下了基礎,在實驗中的應用就更多了,“比如內燃機的進氣管,如何讓它在一定時間內進氣更多、流通性能更好?那這就是個數學問題了,就需要用公式建立一個關于氣道的模型,要把氣道的幾何尺寸帶到數學模型里,去計算流通的能力,而不是每次涉及進氣管就把它加工出來去實際測量,這樣成本也很高。所以先用數學的方法預測實驗結果,然后以此做指導進行設計和生產,這叫‘預測設計’,可以節省很多成本。”

  上好基礎課,方法很重要

  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馬陸亭表示,大學是培養高級專門型人才的,必須為他們打下良好的思維基礎。“因為高等教育培養的是具有專業素質的人才,他們未來面臨的工作可變性可能是很大的,那就要求會思考、能思考,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而不是采用固定不變的、機械化的模式。基礎課比如數學,看似沒有用,實際上可以培養人的思維方式,能去應用原理解決不同的問題。這表面上看是知識結構的問題,實質上也是培養人的智能結構,缺乏了這些,對學生的培養就不完整了。”

  馬陸亭認為,正因如此,對學生的培養不能靠課程的簡單堆砌,課程的設置需要有合適的結構,只有結構完善了,學生的遷移能力才強,才有能力迎接未來的變化,這種遷移能力是思維能力的核心。比如一位文科生如果沒有一定的數學基礎或者信息化工具的基本操作技能,工作也會受到影響。而本科基礎課是學生進一步學習專業知識的基礎,也是掌握該學科的根本和起點,在課程結構中作用很關鍵。

  “所以要進一步培養杰出貢獻的人才,就要加強專業基礎課教學和學生學習的質量,雖然很難,但還是要開展相關教學的研究和改革,首先要從教授做起。”王越補充道,自己倡導“教師主導,學生主體,師生共進”,在講課中會把科研體會和實際運用作為例子,引起和激發他們學習的興趣,鼓勵他們主動、深入地思維,樹立信心,引導學生參與到課程討論中來。87歲的他,仍然堅守本科基礎課的講臺,講課以深入淺出而讓學生印象深刻。

  馬陸亭也表示,基礎課大班教學的形式已不太適應提升高等教育教學質量的要求。“高等教育規模大了,需求更加多元了,所以需要對基礎課分類分層教學,可以根據課程的難易程度、側重的方面進一步細分層次,讓不同水平層次、需求的學生可以選擇不同的課程,這樣課程的針對性更強。例如,同一門課由不同層次、水平、研究角度的教師來開,學生可以選擇,這樣每位教師能發揮自己的專長,講課更有底氣和信心,也能保證課程的專業性。當然,教學組織部門要把不同課程的難易程度和側重點注明,讓學生能選到適合自己的課程。”

上一篇:躺著看書那么舒服,為啥卻更招“疲倦感”?

下一篇:你的老師有啥口頭禪?我們的老師是不是都一樣?

彩票和值大小单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