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劉艷媛
 
    每個周末回媽媽家吃飯是我結婚以來雷打不動的日程,一則平時我要上班、孩子要上學,時間比較緊,回一趟娘家呆不了一會兒就要著急忙慌的走,二則媽媽知道我做飯就是糊弄,恨不得一天三頓煮面條,所以每到周末,媽媽一定要做些好吃的給她寶貝外孫改善伙食。她總是說心疼外孫,可每次我碗里那冒尖的魚肉還是出賣了她。
    上個周末,我吃著媽媽包的餃子,嬉皮笑臉地說:“太好吃了,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是塊寶啊!”“那爸爸不好啊?”平時一貫沉默寡言的爸爸說。媽媽拽了拽我,悄悄地對我說:“你爸這是生氣了,從小到大你爸可是最疼你的,一到周六他就催著我去買你愛吃的魚,然后就早早地去路邊等你回來,你咋不說你爸好呢?”我愣住了,我每次回家,爸爸總是在路邊坐著,我卻從沒有想過他這是在等我。我每次回家進屋的第一句話就是喊:“我媽呢?”然后就是各種的圍著媽媽轉,偶爾會抽空問問爸爸血糖是否正常,血壓高不高,每次都和爸爸說不上幾句話,我一直以為他不在意我是否回家吃飯,是否陪他聊天嘮嗑,不在意我是否說他是不是好爸爸,可今天我才知道他其實很在意。
    記憶中的爸爸一直是不茍言笑的。他從不會和我們兄妹幾個坐在那里談笑風生,也從未對我們噓寒問暖。記得小時候媽媽上班走了,哥哥姐姐去上學了,我就跟著爸爸去上班,爸爸去病人家出診,我也跟著,我不大點的個子,卻非要背著爸爸大大的醫藥箱,他走到哪兒我就跟到哪兒。那時候家里窮,一年到頭也吃不到幾回肉,所以誰家要是殺豬、辦喜事喊吃飯,還沒等爸爸吱聲,我就在一旁迫不及待地說:咱去吧!去吧!我想吃好吃的了。”最丟人的一次是參加一個結婚宴席,最后一個菜是拔絲地瓜,我竟然兩手拿筷子去夾(因為從小是左撇子,硬扳過來的,左右手都會使筷子),爸爸居然沒吼我,回家嘆著氣和媽媽說:“在吃的方面讓孩子受委屈了,以至于我看見好吃都恨不得撲上去。”
    因為爸爸總是板著臉,哥哥姐姐都很怕他,爸爸說的話他們從來不敢反駁。唯獨我會頂撞他,會拿他煙抽得多了,溜達的時間少了,血糖高了還不控制飲食等等的事情說他,他也從不急眼,所以哥哥姐姐有什么事情要和爸爸說時都會喊上我幫腔,說我爸一貫向著我,保證會給我面子。我二哥更是時刻把爸爸偏心小妹掛在嘴上,我要是稍有辯解,他立馬舉出實例:那年我四歲,他九歲,媽媽在窯地干活,二哥放假了,媽媽就讓他照看我,我就成了他的小跟班。有一天他領著我在炕上玩,我一不小心摔倒要掉到地上去,二哥一著急就去拽我的胳膊,結果就悲劇了,把我的胳膊拽脫臼了,我立馬撕心裂肺地哭起來。正好爸爸下班回家,二話不說抱起我就去找大夫,而我就那么一直保持高分貝的嗓音嚎啕大哭直到把胳膊接上,二哥后來回憶說,頭一次看到爸爸那么慌張,卻又那么有耐心一直哄著我。回到家,爸爸不問青紅皂白把二哥拽過來就是一頓揍,打的二哥好幾天沒理爸爸,一個勁地說自己不是親生的,是撿來的,這件事二哥講了30多年,到現在還憤憤不平,說咋也弄不懂,明明就是幫父母照顧我,怎么就挨了一頓好揍呢?不是該表揚嗎?所以,二哥的結論就是我爸太偏心,太向著我了,我自己闖的禍還要找別人背黑鍋!
    兒時的一幅幅畫面在眼前閃過,看著滿頭白發的爸爸,我才知道生命里有一種愛是無言的,是嚴肅的,在當時往往無法細訴。然而,它讓你在往后的日子里越體會越有味道,一生無法忘記,它就是偉大而無言的父愛,這份愛將陪伴我生命里所有的時光。
     

上一篇:愜意的周末

下一篇:懷念婆婆

彩票和值大小单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