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沈立婷   

     又一次與妹妹擦肩而過,兩年未見,再見之日遙遙無期。作為一個中年人應該早已習慣將喜怒哀樂打個折扣放在心里,可是心里那股酸酸的感覺,仍像被突然飛入心里的蒲公英的種子,搔得癢癢的,且無法宣泄。
      姐姐全家搬離時,我愛上了吃蒲公英,每天幾片葉子,大家都說很苦,我卻吃出來孤獨的味道。想想給我生命的父母,和我共同長大的姐妹,都離開了這塊有著我們共同回憶的土地,只剩下一個貌似成年內心很怕孤獨的我,而那些與我血脈相連的親人都遠在千里之外了……
      以前我常把自己比作林緣邊上的一朵野花,雖沒有姐姐百合花般的清雅,沒有妹妹薔薇花般的潑辣,至少我有蒲公英花般的滿足。比起姐姐帶給父母的驕傲,妹妹帶給父母的乖巧,我總是弄的家里雞飛狗跳,一會兒偷穿了姐姐的白布鞋,一會兒偷吃了妹妹的餅干,一會兒練飛翔摔青了腿,一會兒捉蜜蜂被蟄了手……
      爹媽一面恨鐵不成鋼,一面放松了對我的約束,讓我有時間去接觸更多的新事物。有一次鄰居在我反復哀求之下,給了我一只黑色的兔子,我將兔子如珍似寶地抱回家后,遭到全家人的一致反對。在我苦苦懇求,并一再保證之后,父親給了我一只木箱作為兔子的家。貪玩的我三天后就忘記了給兔子喂食菜葉,怕被大人責罵,想到將兔子放到菜園里,它不就隨時可以吃到美味的蔬菜了嘛!于是我偷偷把兔子放進菜園。晚上父親發現兔子不見了,發動全家尋找,經過左右鄰居的幫助終于在鄰居家的菜園子里找到了丟失的兔子。那時的我只有7歲,根本沒想過兔子會鉆出板杖跑出去。本來我已做好了挨罵的準備,可是妹妹說了一句:“爸爸抓兔子真好玩!”父親聽到后便動手將菜園四周的板杖重新夾了一遍,兔子被放養在菜園內。自此每天我們姐妹三個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到菜園子里找兔子,有時找到被兔子啃食一半的圓白菜,有時追兔子踩倒了一片土豆秧,有時被兔子用后腿蹬到了臉,當兔子變成一盆燉兔肉時,我心里還是非常興奮的,畢竟在那個清貧的年代,肉的誘惑比什么都大。而我又去尋找新的游戲項目,比如說上山采蘑菇、趟河去撈魚。我的童年就是自由生長的蒲公英,在陽光的溫暖下頑強生長,在清風的吹拂下隨遇而安,在細雨的滋潤下幸福滿足。
      孩子在父母身邊的時間只有十多年,兄弟姐妹在一起的時間更短,人群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悲歡離合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轉眼間人生過半,父母安心過著晚年的生活,偶爾為自己不省心的孩子擔個心、失個眠,我們姐妹們的生活各有軌跡,陽光依然明媚,生活依舊繼續。

上一篇:當了警察后……

下一篇:達子香花開的季節

彩票和值大小单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