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馮亞彬


      單位院外總是有幾只大小不等的流浪狗出沒,也許是離居民區比較近,所以這些狗經常在垃圾箱里翻找食物,起初并沒發現“小黃”有什么特別,從去年秋天,我才開始留意到它。
      小黃是一條身型較小的寵物犬,因為身體多半的毛都是淺黃色,所以大家便稱它為小黃。在眾多的流浪狗中,小黃并不起眼,它總是尾隨在狗群的后面找吃的,生怕被其它的大狗欺負似的。
      不知從何時開始,小黃離開了流浪隊伍,獨自出現在院內,由于我很少出辦公樓,只有需要去老樓辦公時才會偶爾見到它。對桌的文書張姐每天要去各部門傳閱文件,見到小黃的時候較多,張姐見它可憐,便經常從家里帶些食物給它。財務室小王的婆家在鎮上開飯店,也會經常給小黃帶些客人吃剩的飯菜,沒有剩菜的時候便會去單位對過的小賣部給它買火腿腸。近幾年公安局招錄的女警,家也都在外地。小黃很會討喜,經常搖著尾巴一路跟著女孩兒們行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女警們愛心滿滿,經常去小賣部給小黃買火腿腸,小賣部的老板一邊剪著腸衣一邊打趣道:“我還要感謝小黃,你們可都是它領來的喲!”值班的同事在飯后也會將殘羹剩飯倒與它,大家的施舍成全了小黃。
      小黃很聰明,也許是身體里有寵物狗強大的基因,無論什么時候在院內遇到,它都會一路跟隨著你,可一到單元門門口,它便會很有自知之明的停下來,看見你進門再轉身走開,像是一種陪伴,更像是一位“保鏢”。不知不覺,我也加入了喂養小黃的行列,家里的剩飯不再丟掉,特別是家里吃肉骨頭的時候,也會和家人開玩笑說:“別啃那么干凈,給小黃留點兒!”
      秋天過后冬天即將來臨,大興安嶺的天氣已達到了零下,我們都已換上棉衣,卻依然覺得寒氣逼人,每天見到小黃總是蜷縮著身子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除了吃東西的時候,很少見它起來,也許是太冷了,在窗根兒下還能避避風吧。寒風夾著雪花掠過小黃瘦弱的身軀,它黃色的絨毛隨風左右搖擺,看著很是可憐,我與張姐商量著給它找點兒什么鋪在身下。我突然想起兒子上小學時綁在自行車后座的海綿坐墊還在單位,于是迫不及待地翻出來拿給小黃,可是它并不領情,竟然撕扯起來,完全把坐墊當成了玩具,最后還把外面的座套給扯爛了。張姐安慰我說:“它畢竟是流浪狗,不懂得這些,得適應一下。”結果,第二天一早,墊子端正地出現在了窗下暖氣管道口的木蓋子上,借著些許的熱氣,小黃正美美地趴在上面閉目養神呢。
      大興安嶺的北方素有“雪后寒”之說,下一場雪天氣便會冷上一層,幾場大雪過后,海綿墊子已經完全不能讓小黃抵御嚴寒了。一個周六的清晨,老公值完夜班回家,拖拖拽拽地帶回了許多紙殼箱子,看到我疑惑的神情,老公說道:“夜里室外溫度已經達到零下四十多度了,再這么下去,小黃會被凍死的,快去幫我拿把剪刀來。”我明白了老公的用意,下意識地給他打起了下手……弄好后,我和老公立即把這個簡陋的“窩”送到了單位,在小黃平時趴著的地方安置下來,并把那個墊子放在里面,小黃似乎明白了什么,搖著尾巴一頭鉆了進去。就這樣,小黃有了自己的“家”。同事們依然象往常一樣給它弄食吃,唯一不同的是再也不用四處呼喚它,只要把食物放在窩前,小黃聞到食物的味道便會被吸引過來。又過了幾日,不知是誰將紙殼箱子換成了那種抗風的白色泡沫箱,小黃的新家變得更加堅固和溫暖了。我們也會不時地給小黃把窩前打掃一下,不留半點兒臟亂。就這樣,小黃在同事們的呵護下渡過了難捱而又漫長的冬季。
      冬去春來,小黃的日子好過了,它除了去院外溜達,大部分時間都呆在院內,完全把這里當成了自己的家不愿離去。同事們清掃院內衛生時,它會圍前圍后地奔跑著;司機師傅檢修車輛時,它會蹲在車旁觀望;民警開展大練兵活動時,它會在一旁跟跑;夜晚特警車輛巡邏時,它也會隨著警笛狂吠幾聲……倘若見不到小黃,我們還會互問“小黃哪兒去了?”
      小黃,一只單純簡單的流浪狗,它沒有太多的奢望,只要給它一口吃食,便會對你搖尾示好。誰也不知道小黃從哪里來?現在多大了?只希望它的世界能夠多一些色彩,希望它今后的日子里能充滿陽光,充滿愛。

上一篇:歲月無痕 書香有跡

下一篇:月圓中秋

彩票和值大小单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