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梁勇
      公元664年農歷二月初五,一代高僧唐玄奘隕落。他是人們十分敬仰且家喻戶曉的西行者。
      唐玄奘西行的艱苦怎么說都不為過,《西游記》更是以九九八十一難來形容。然而,可能很多人會忽視一個細節——《西游記》用盡一個情節來渲染西行之艱難,那就是以“虎”來說故事。
      一般來說,中國古典四大名著中,《水滸傳》的打虎故事最為聞名。但《西游記》提到的虎字最多,出現次數達350多次,且多數用于修辭,如虎豹為群、不懼虎豹、虎豹狼蟲、虎狼之穴等。同時,《西游記》更注重設計奇特的涉虎情節。無論是因虎遭難還是打虎建功,都是其他幾部名著所無法比肩的。
      在《西游記》的八十一難中,“虎難”就有六難,分別是出城逢虎第五難、雙叉嶺上第七難、黃風怪阻十三難、金鑾殿變虎二十三難、大賭輸贏三十四難以及朱紫國行醫五十六難。其中,先后三回五個“虎次”遇到真虎;虎妖魔有四個:寅將軍、虎先鋒、虎力大仙、虎將。除了打真虎、滅虎妖之外,悟空惡斗牛魔王時還變作“一只餓虎”;在荊棘嶺祭賽國伏龍寺僧人纏著要與唐僧一行同上西天或修行伏侍時,行者弄個手段,把毫毛拔了三四十根,變作斑斕猛虎阻嚇了那些意志不堅定的僧人;更驚詫的還有“唐僧被魘而化虎”的詭異情節。
      值得注意的是,《西游記》因虎而落難或建功往往發生在故事中人物的“第一次”:
      《西游記》第十三回開章就說:(三藏)蒙唐王與多官送出長安關外。一二日馬不停蹄,早至法門寺。本寺住持上房長老,帶領眾僧有五百余人,兩邊羅列,接至里面,相見獻茶。齋后,眾僧們燈下議論西天取經之難,這第一次眾人細說西征的難處,其中就有“路多虎豹”。
      踏上征途,唐僧上來就遇重重虎難——在雙叉嶺第一次遇到的是虎精,它與牛精、熊精合伙興難,后來靠太白金星化作的老叟才解厄脫困;繼續騎馬獨自前行時第一次遇到的猛獸是兩只猛虎,靠山中獵戶“鎮山太保”劉伯欽才得以驅散;過了山坡,再次出現斑斕猛虎,全靠劉伯欽一番惡戰才滅虎脫險。
      唐僧收服悟空后,悟空出場第一戰也是打虎。只是,他的打虎與劉伯欽斗虎相比顯示了“強中更有強中手”。由此,悟空日后也可以動輒“束一束虎筋絳,拽起虎皮裙”了。
      作為二徒弟的豬八戒,被收服后的第一次戰斗是配合悟空大戰虎精。結果,那虎精“被八戒一鈀筑得九個窟窿鮮血冒,一頭腦髓盡流干”,從而既體現了“誠心要保唐三藏”,又以完美的處子秀“初秉沙門立此功”,進而得以證明自己是一個得力幫手。
      在“三打白骨精”中,還有一連串的“第一次”:唐僧第一次被白骨精以“忽遇著一只斑斕猛虎”為由頭騙取信任,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狠心無情地逐走孫悟空……
      值得注意的是,《西游記》只在唐僧踏上西行之路后,才開始濃墨重彩地寫虎。此前,包括孫悟空大鬧天宮等故事中,只有虛寫或用于修飾詞的虎。這樣處理,用意可能是在于凸顯西行路上的“攔路虎”。
      我們知道,《西游記》  既有魔幻小說的浪漫,也是現實的反映。“虎”就是對艱難險阻描述的一個藝術符號。《西游記》在分類上屬于神魔小說,虎的意象既使小說盡顯超常的神魔色彩,又富有勸誡教化意味。從中可以獲知,倘若要修成正果必須克服重重磨難,故《西游記》另有一個名字,叫做《西游釋厄傳》,即通過西游而解釋擺脫災難。

上一篇:鄉土景觀與鄉土宅院的失落 ----達斡爾宅院的變遷(一)

下一篇:九一八事變后,東北義勇軍如何抗日?

彩票和值大小单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