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鄭學富   
      清朝定都北京后,朝廷很重視植樹,護河堤,防風沙。乾隆皇帝更是身體力行,倡導植樹造林。他曾多次巡查京城的樹木種植情況,并根據北京地區的氣候和土質特點,提倡多植柳樹和槐樹,出臺了很多植樹獎懲措施,還寫下了一些有關植樹的詩。
當年種柳已成林
      距離北京120多公里的泰陵(河北省易縣城西永寧山下),是清雍正皇帝的陵寢。乾隆元年(1736年)二月,乾隆皇帝定世宗山陵名曰泰陵,并于清明前往泰陵拜祭。他看到沿途道路樹木稀少,一目十里,于是下令陪同的地方官吏要在道路兩旁多種柳樹。
      數年之后的清明前后,乾隆皇帝再次御駕泰陵,看到當年栽種的柳樹已經郁郁蔥蔥,綠樹成蔭,十分高興,寫詩贊道:“當年種柳已成林,無那堂堂歲月深。瞻望鼎湖西去近,幾回灑涕濕衣襟。”
疏淤導順植桃柳
      元代為了加強大都的漕運開挖了一條人工河,即通惠河。河水在流入京城以后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湖泊,名為積水潭。積水潭和前海相連的水道因形似月牙而稱為“月牙河”。
      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乾隆將建于明代、位于什剎海西海西北小島上的鎮水觀音庵改建為匯通祠,祠內供奉龍王;同時疏浚積水潭及月牙河,使水流方向改變,水由西海經月牙河注入前、后海。這樣不僅保障了皇城內宮苑用水,而且還能在月牙河上行舟。完工后,乾隆下令在月牙河兩岸廣植桃樹和柳樹。乾隆將此事以詩記之,詩曰:“積水蒼池蓄眾流,節宣形勝鞏皇州。疏淤導順植桃柳,三里長溪可進舟。一座湖亭倚大堤,兩邊水自別高低。片時濟勝浮煙舫,春樹人家望轉迷。煙中遙見廟垣紅,瞬息靈祠抵匯通。雨意濛濛猶未止,出郊即看麥苗芃。”
植柳以護堤
      永定河位于北京的西南部,海河五大支流之一,是北京地區最大的河流,歷史上常有水患,有“十年九澇”之說。康熙皇帝曾描述過永定河的水患:“十年之前泛黃水,民生困苦少人煙。歷歷實情親自睹,老轉少徙益難撫。挾男抱女走馬前,皆云此河不能堵。桑乾馬邑難發源,山中諸流數難難。吾想畿內不能防,何況遠治淮與黃。數巡高下南北岸,方知渾流為民傷。春來無水沙自溺,雨多散漫遍汪洋。若非動眾勞人力,黎庶無田漸乏食。”
      清政府在加大河道治理的同時,在大堤上廣植柳樹,保持水土,以防潰堤。據有關史料記載,乾隆時期曾規定永定河護河的兵士每人每年要種柳100棵,對樹苗的規格、栽植標準都有嚴格要求,以保證成活率。具體規定坑要3尺深,柳要8尺高2寸粗,以七成活為合格。
      為鼓勵永定河沿岸村莊的民眾在清明節期間廣泛植樹,清政府還制定了若干獎勵辦法,每戶植樹五十株以上者,予以獎勵;百株以上者,另外加獎;千株以上者,予以重獎。在植樹成活率及養護管理方面,乾隆時期對地方官有明確要求:“儀、行樹(道路樹木)株,三年限外,儀樹每千株回干(枯死)不及十株者,免議,十株以上,降一級留任;行樹每千株回干不及五株者,免議,五株以上,相關官員罰俸六月,二十株以上,罰俸一年,三十株以上,降一級留用。其儀樹每千株回干至一百株以上,行樹每千株回干至五十株以上,主管官員降一級調用,并將該管大臣罰俸一年。”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乾隆皇帝又一次巡視永定河堤防時,寫成一首五言詩,總結了植柳經驗和柳樹護堤的作用。詩曰:“堤柳以護堤,宜內不宜外。內則根盤結,御浪堤弗敗,外惟徒飾觀,水至堤仍壞。此理本易曉,倒置尚有在。而況其精微,莫解亦奚怪,經過命補植,緩急或少賴。治標茲小助,探源斯豈逮。”柳樹生長快,樹根縱橫交錯,盤結固堤,并且在抗洪搶險期間,可以隨地砍伐柳樹應急,迅速省時。
以植樹比喻做官
      在北京大學未名湖畔,有乾隆植樹碑一通,正面刻有乾隆御筆題寫的《種松詩》一首:“清明時節宜種樹,拱把稚松培植看。欲速成非關插柳(柳最易活,折枝插地即成,根亦易長,種樹十年計蓋謂此。若松柏二三十年尚不入觀也),挹清芬亦異滋蘭。育材自合求貞干,絜矩因之思任官。待百十年詎云遠,童童應備后人觀。”落款為:“種松戲題,丁未仲春中浣御筆。”據說此碑原為圓明園遺物,在八國聯軍焚毀圓明園后移至未名湖畔。
       乾隆在詩中闡述了兩個道理,一是清明時節宜多植樹。植樹好處多多,除了可綠化家園,觀賞美景之外,還能預防風災,改善生態環境。二是以植樹比喻做官。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他解釋說種柳樹最容易成活,插枝即可,而且生長快,十年就可以成材,而種松樹則不然,二三十年也很難長成參天大樹,成林遮蔭。做官和種樹一樣,不能立竿見影,馬上見到成效,也許幾十年甚至上百年以后才能見到效果。所以當官不能一蹴而就,要有實干精神,心懷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前人植樹,后人乘涼。

上一篇:鄉土景觀與鄉土宅院的失落——達斡爾宅院的變遷(二)

下一篇:漢文帝如何無為而治

彩票和值大小单双方法